爱表网-中国著名手表资讯门户网站,16年老牌手表门户!

万国“加拉帕戈斯50年科学成就”特别版

[爱表投稿 2014 SIHH 专题] 海洋时计计时腕表“加拉帕戈斯50年科学成就”特别版限量500枚,是IWC万国表对达尔文基金会下设在加拉帕戈斯群岛的达尔文科研站成立50周年的献礼。首次搭载IWC万国表自制机芯。由89365型自制机芯驱动,并且具备美观的黑色橡胶涂层。

几乎没有一位学者像达尔文一样给世人的世界观带来如此巨大的改变。一百八十多年前,这位英国自然科学家在加拉帕戈斯群岛上汲取了丰富的灵感,为创立进化论理论奠定了基础。坐落于圣克鲁斯岛(Santa Cruz)上的达尔文科研站生动再现了达尔文探险之旅的发现。达尔文科研站于1964年在群岛的第二大岛上成立,如今已成为加拉帕格斯群岛无可争议的科研中心。来自全世界的逾百名科学家、大学生、教师和志愿者在这里工作,研究当地的动植物物种,为拯救加拉帕戈斯群岛世界文化遗产而不懈努力。此外,科研站还培养国家公园向导,为教师和学生举办研讨会,发表科研成果并积极需求资助。这座“进化实验室”正面临严峻威胁,因此科研站积极应对,将课堂、艺术与娱乐相结合,拉近了儿童和青年人与环保之间的距离。“为子孙后代维护加拉帕戈斯群岛当地动植物世界的生物多样性,对我们来说是一项巨大的挑战”,达尔文基金会行政总裁赛文?罗伦兹(Swen Lorenz)表示:“仅在抵御物种入侵以及制定可持续合理旅游方案两个方面,我们便要付出大量的劳动。

同时,这项工程也极为昂贵。我们非常感谢沙夫豪森IWC万国表这位长期合作伙伴给予我们的支持。”这家瑞士著名表厂自2009年以来积极支持和推动达尔文基金会的科研工作, 为基金会的长期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IWC万国表行政总裁乔祺斯(Georges Kern) 表示:“沙夫豪森IWC万国表对环境保护不遗余力,并遵循可持续发展的企业战略导向。作为潜水员腕表制造商,维护加拉帕戈斯群岛陆地与水下的独特生态系统对IWC万国表来说义不容辞。我们很清楚达尔文科研站的工作在维护加拉帕戈斯群岛物种多样性方面的必要性,并对其成立50周年表示祝贺。”值此年庆之际,IWC万国表专门推出海洋时计计时腕表“加拉帕戈斯50年科学成就”特别版(型号IW379504),限量500枚。

型号IW379504蓝色版

加拉帕戈斯群岛是地球上最后的自然天堂之一。达尔文科研站在成立至今的50年中对其进行研究与保护,取得了诸多成果。感谢科学的繁殖计划,充满传奇色彩的加拉帕戈斯巨龟的多个种类免遭灭绝之灾。外来引进以及野化的家养动物,如山羊、狗、猫和猪等,对岛屿上的本土物种造成了极大的威胁。经过数十年的斗争,它们的数量已被成功遏制。隔离计划虽然增加了外来物种入侵的难度,但鉴于岛屿每年超过18万的游客数量、众多停靠的游轮以及繁忙的空中交通,这仍是一项艰巨的任务。不仅群岛上,而且周围海域的保护工作同样成果斐然。1998年,群岛周围设立了一片海洋保护区,2001年被扩大为世界上最大的海洋保护区之一,并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单。加拉帕戈斯群岛自1978年起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自然遗产名单。众多海陆两栖的加拉帕戈斯群岛的独有动物,如海鬣蜥、海鸟与海狮得以从这些保护措施中受益。厄瓜多尔政府部门如今也坚持与臭名昭著的“捕鲨割鳍”活动——即猎捕鲨鱼,然后将其鱼鳍切掉的残忍做法——进行斗争。但环保工作仍然任重道远。现在, 科研站正重点保护濒临灭绝的红树林雀——达尔文雀的一个亚种,如今只剩下区区70只左右。在加拉帕戈斯群岛上,至今还没有任何一种鸟类灭绝,这是一项值得骄傲的成绩;同样,对保持这一成果大家也信心十足。沙夫豪森IWC万国表专门推出海洋时计计时腕表“加拉帕戈斯50年科学成就”特别版与海洋时计计时腕表“加拉帕戈斯群岛”特别版两款独特时计,部分销售收益将投入到达尔文科研站当中,资助其在未来也能够开展重要的野外科研与教育工作,为环境保护尽自己的绵薄之力。而加拉帕戈斯群岛的迷人世界同样可以从中受益。

几乎没有一位学者像达尔文一样给世人的世界观带来如此巨大的改变。一百八十多年前,这位英国自然科学家在加拉帕戈斯群岛上汲取了丰富的灵感,为创立进化论理论奠定了基础。坐落于圣克鲁斯岛(Santa Cruz)上的达尔文科研站生动再现了达尔文探险之旅的发现。达尔文科研站于1964年在群岛的第二大岛上成立,如今已成为加拉帕格斯群岛无可争议的科研中心。来自全世界的逾百名科学家、大学生、教师和志愿者在这里工作,研究当地的动植物物种,为拯救加拉帕戈斯群岛世界文化遗产而不懈努力。此外,科研站还培养国家公园向导,为教师和学生举办研讨会,发表科研成果并积极需求资助。这座“进化实验室”正面临严峻威胁,因此科研站积极应对,将课堂、艺术与娱乐相结合,拉近了儿童和青年人与环保之间的距离。“为子孙后代维护加拉帕戈斯群岛当地动植物世界的生物多样性,对我们来说是一项巨大的挑战”,达尔文基金会行政总裁赛文?罗伦兹(Swen Lorenz)表示:“仅在抵御物种入侵以及制定可持续合理旅游方案两个方面,我们便要付出大量的劳动。同时,这项工程也极为昂贵。我们非常感谢沙夫豪森IWC万国表这位长期合作伙伴给予我们的支持。”这家瑞士著名表厂自2009年以来积极支持和推动达尔文基金会的科研工作, 为基金会的长期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IWC万国表行政总裁乔祺斯(Georges Kern) 表示:“沙夫豪森IWC万国表对环境保护不遗余力,并遵循可持续发展的企业战略导向。作为潜水员腕表制造商,维护加拉帕戈斯群岛陆地与水下的独特生态系统对IWC万国表来说义不容辞。我们很清楚达尔文科研站的工作在维护加拉帕戈斯群岛物种多样性方面的必要性,并对其成立50周年表示祝贺。”值此年庆之际,IWC万国表专门推出海洋时计计时腕表“加拉帕戈斯50年科学成就”特别版(型号IW379504),限量500枚。

加拉帕戈斯群岛是地球上最后的自然天堂之一。达尔文科研站在成立至今的50年中对其进行研究与保护,取得了诸多成果。感谢科学的繁殖计划,充满传奇色彩的加拉帕戈斯巨龟的多个种类免遭灭绝之灾。外来引进以及野化的家养动物,如山羊、狗、猫和猪等,对岛屿上的本土物种造成了极大的威胁。经过数十年的斗争,它们的数量已被成功遏制。隔离计划虽然增加了外来物种入侵的难度,但鉴于岛屿每年超过18万的游客数量、众多停靠的游轮以及繁忙的空中交通,这仍是一项艰巨的任务。不仅群岛上,而且周围海域的保护工作同样成果斐然。1998年,群岛周围设立了一片海洋保护区,2001年被扩大为世界上最大的海洋保护区之一,并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单。加拉帕戈斯群岛自1978年起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自然遗产名单。众多海陆两栖的加拉帕戈斯群岛的独有动物,如海鬣蜥、海鸟与海狮得以从这些保护措施中受益。厄瓜多尔政府部门如今也坚持与臭名昭著的“捕鲨割鳍”活动——即猎捕鲨鱼,然后将其鱼鳍切掉的残忍做法——进行斗争。但环保工作仍然任重道远。现在, 科研站正重点保护濒临灭绝的红树林雀——达尔文雀的一个亚种,如今只剩下区区70只左右。在加拉帕戈斯群岛上,至今还没有任何一种鸟类灭绝,这是一项值得骄傲的成绩;同样,对保持这一成果大家也信心十足。沙夫豪森IWC万国表专门推出海洋时计计时腕表“加拉帕戈斯50年科学成就”特别版与海洋时计计时腕表“加拉帕戈斯群岛”特别版两款独特时计,部分销售收益将投入到达尔文科研站当中,资助其在未来也能够开展重要的野外科研与教育工作,为环境保护尽自己的绵薄之力。而加拉帕戈斯群岛的迷人世界同样可以从中受益。

几乎没有一位学者像达尔文一样给世人的世界观带来如此巨大的改变。一百八十多年前,这位英国自然科学家在加拉帕戈斯群岛上汲取了丰富的灵感,为创立进化论理论奠定了基础。坐落于圣克鲁斯岛(Santa Cruz)上的达尔文科研站生动再现了达尔文探险之旅的发现。达尔文科研站于1964年在群岛的第二大岛上成立,如今已成为加拉帕格斯群岛无可争议的科研中心。来自全世界的逾百名科学家、大学生、教师和志愿者在这里工作,研究当地的动植物物种,为拯救加拉帕戈斯群岛世界文化遗产而不懈努力。此外,科研站还培养国家公园向导,为教师和学生举办研讨会,发表科研成果并积极需求资助。这座“进化实验室”正面临严峻威胁,因此科研站积极应对,将课堂、艺术与娱乐相结合,拉近了儿童和青年人与环保之间的距离。

加拉帕戈斯群岛黑色版IW379502

“为子孙后代维护加拉帕戈斯群岛当地动植物世界的生物多样性,对我们来说是一项巨大的挑战”,达尔文基金会行政总裁赛文?罗伦兹(Swen Lorenz)表示:“仅在抵御物种入侵以及制定可持续合理旅游方案两个方面,我们便要付出大量的劳动。同时,这项工程也极为昂贵。我们非常感谢沙夫豪森IWC万国表这位长期合作伙伴给予我们的支持。”这家瑞士著名表厂自2009年以来积极支持和推动达尔文基金会的科研工作, 为基金会的长期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

IWC万国表行政总裁乔祺斯(Georges Kern) 表示:“沙夫豪森IWC万国表对环境保护不遗余力,并遵循可持续发展的企业战略导向。作为潜水员腕表制造商,维护加拉帕戈斯群岛陆地与水下的独特生态系统对IWC万国表来说义不容辞。我们很清楚达尔文科研站的工作在维护加拉帕戈斯群岛物种多样性方面的必要性,并对其成立50周年表示祝贺。”值此年庆之际,IWC万国表专门推出海洋时计计时腕表“加拉帕戈斯50年科学成就”特别版(型号IW379504),限量500枚。

加拉帕戈斯群岛是地球上最后的自然天堂之一。达尔文科研站在成立至今的50年中对其进行研究与保护,取得了诸多成果。感谢科学的繁殖计划,充满传奇色彩的加拉帕戈斯巨龟的多个种类免遭灭绝之灾。外来引进以及野化的家养动物,如山羊、狗、猫和猪等,对岛屿上的本土物种造成了极大的威胁。经过数十年的斗争,它们的数量已被成功遏制。隔离计划虽然增加了外来物种入侵的难度,但鉴于岛屿每年超过18万的游客数量、众多停靠的游轮以及繁忙的空中交通,这仍是一项艰巨的任务。不仅群岛上,而且周围海域的保护工作同样成果斐然。

1998年,群岛周围设立了一片海洋保护区,2001年被扩大为世界上最大的海洋保护区之一,并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单。加拉帕戈斯群岛自1978年起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自然遗产名单。众多海陆两栖的加拉帕戈斯群岛的独有动物,如海鬣蜥、海鸟与海狮得以从这些保护措施中受益。厄瓜多尔政府部门如今也坚持与臭名昭著的“捕鲨割鳍”活动——即猎捕鲨鱼,然后将其鱼鳍切掉的残忍做法——进行斗争。但环保工作仍然任重道远。现在, 科研站正重点保护濒临灭绝的红树林雀——达尔文雀的一个亚种,如今只剩下区区70只左右。在加拉帕戈斯群岛上,至今还没有任何一种鸟类灭绝,这是一项值得骄傲的成绩;同样,对保持这一成果大家也信心十足。沙夫豪森IWC万国表专门推出海洋时计计时腕表“加拉帕戈斯50年科学成就”特别版与海洋时计计时腕表“加拉帕戈斯群岛”特别版两款独特时计,部分销售收益将投入到达尔文科研站当中,资助其在未来也能够开展重要的野外科研与教育工作,为环境保护尽自己的绵薄之力。而加拉帕戈斯群岛的迷人世界同样可以从中受益。

以上是爱表投稿特派编辑为大家带来的2014SIHH 最新前沿资讯,接下来将为大家奉上更多更直观的展会报道,敬请大家关注。(图、文/爱表投稿 杨林)

2014年日内瓦国际高级钟表展:http://geneva.ibiaomi.com/

爱表网微信小程序 / 微信分享

(文:爱表网52watch.com/歌德)

万国(IWC)手表品牌

  IWC万国表创立于1868年,制表已有130年历史。立业地方叫夏佛豪塞,当地有钟表的历史可远溯至15世纪初,足足比IWC早了459年。但得到IWC 建厂制表后,时间的精确度,才开始被人们牢牢掌握在手中。

  IWC的创办人是美国波士顿工程师佛罗伦汀·琼斯(Florentine A. Jones),他在莱茵河畔的厂房中创立了瑞士最早期的机械制表工厂,实现了他的新颖构想━以机械取代部份人工制造出更精确的零件,而後由一流的表师装配成品质超凡的表。

  1868,IWC推出第一只怀表,从那时起,IWC就在瑞士钟表业界取得许多方面的特殊地位,同时也在世界钟表制造业界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

  IWC万国表在世界各地代理商的努力下,近三年来业绩成长达百分之五百,成果相当惊人,使得总厂更加卯足全力,全力拓展亚太区的市场。1998年4月份巴塞尔发表的新表款更先一步在3月份即在亚洲地区首先亮相,以电传视讯方式发表,可见IWC对亚太地区的重视。

   IWC公司的创始人是一名美国钟表业者,名叫佛罗伦汀·阿里奥斯托·琼斯。1868年,琼斯为利用瑞士的制表技术和当地廉价的劳动力及水电资源来生产、出口钟表以应对美国众多新兴钟表公司的竞争,由美国本土迁居瑞士东北部的斯恰夫豪森建立IWC(国际制表公司)。

  此后,IWC公司出品的怀表风靡了19世纪末、20世纪初的钟表市场:1868年开发的 “琼斯”牌怀表机芯,很大改进了怀表的走时准确度和温度恒定水平,从而为IWC打出了牌子;1890年推出的“GRANDE COMPLICATION”怀表,不但赢得国际钟表协会的嘉评和质量优异证书,更迅即成为收藏家争购之物,甚至连当时的教皇、保加利亚皇帝以及后来的英国首相邱吉尔都拥有IWC的资型表款。

  20世纪初,IWC的生产经营重点转移至手表上。第一次世界大战时,它为军队提供了大批带夜光表面的实用手表。二战中,它成功地推出了专为飞行员研制的防磁手表。到了70年代,IWC则在防磁表的基础上,开发出把计时功能和定向罗盘相结合罗盘表,进一步方便了专业用户。此后面世的MARK更是闻名天下。
  20世纪60年代,IWC面对日本石英电子表向瑞士表发起的冲击,顺应潮流,采用了全新的技术和战略迎接挑战。它相继推出的钛合金手表,供潜水员使用的“OCEAN”系列,“VTRA SPORTIVO”超薄型手表和“PORTOFINO”系列等,使IWC跻身瑞士一流钟表商行列。而新近推出的世界上第一只附带机械深度计潜水表,更进一步展示了IWC惊天动地匪夷所思的创意和想像力。

  自1868年起,IWC所生产的每一只表都登录在手表出厂登录簿中,百馀年来,这些登录簿已集成数大册,这种登录簿是世界仅有的记录簿。旧本以花体字记录合约编号、表壳後的编号、所使用的材质、该表的重量、制表师傅的姓名、完成日期、以及钟表商或购表人的姓名等资料。俄国沙皇斐迪南一世、教宗皮耶斯九世、英国首相邱吉尔....等都曾拥有过一只以上的IWC怀表。

  同时自1868年以来,IWC厂所生产的重要备用零件都存放在高高的厨柜里,所以IWC的制表师甚至能够彻底大修最古老的表芯以确保往後许多年该老表仍能精准计时。就因为如此,IWC的表足堪做为未来数代的传家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