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表网-中国著名手表资讯门户网站,16年老牌手表门户!

银幕中的时间故事

一部电影是有极限的,无论它描绘的是一个小时还是一生。一生是有极限的,无论是一个人的一生,抑或许多人的一生。而人们习惯把这个极限带在身边,日观晷影,夜听更漏。然后慢慢的,极限变成繁闹枝头的一朵红杏,接受妆点和膜拜。这是世界上极少数质朴与奢华同在的器皿。时时刻刻,有风景似曾相识,又各个不同。

过去时间 在星光的间隙里相爱

  在科学还远远无法成功的连接两个不同的空间,我们早就拥有了许多神奇的媒介。

  年轻英俊的理查德德在毕业典礼上遇到一个垂暮的老妇,妇人在他手心里塞了块美丽的旧金怀表。百思不得其解的理查德德在探寻妇人时发现了己身的秘密,于是带着怀表一同回到过去,见到了年轻时宛若天人的麦肯娜夫人。两人冲破了重重枷锁投入爱河,却在爱火正炽时因为疏忽再度回到现代,理查德德痛不欲生,决定再次回去。电影终结在这里,无人知道他是否能够再度见到红颜,也许历史不可逆转。

  精致复古的怀表在其中充当了神秘的媒人,从老年的麦肯娜手中,塞进年轻的理查德德记忆里。理查德德费尽千辛万苦又把它作为定情信物留给年轻的麦肯娜。无需细想这怀表究竟从哪里来,也许它就是神明垂赐的一段木石情缘。这里面凝固了理查德德和麦肯娜一生的爱恋,横跨了几乎半生的历史,却只有短短几天的相亲。

  这部电影有着美丽的名字《somewhere in time》,中文翻译过来是《时光倒流七十年》,硬生生把诗意都折杀。

  也许在时光某一处,有良辰美景奈何天,只等你相看俨然,相逢好处却无言。

  战地时间 血与骨与英雄泪

  战争。战争。战争。

  在炮火声中或者是大声地嘶吼,或者寂静无声。生与死之间,来不及儿女情长,来不及把酒言欢,来不及互诉衷肠。这就是战争,活过来的人怎样都描述不尽,死去的自然守口如瓶。

  吕宽沟大约也知道再往前就是死,战场上的每一个人都心知肚明,因此把脑子里的细枝末节都一并抹去了,剩下最简单的念想,靠着这个单纯的念想,无限期待的活下去。吕宽沟当时就想给谷子地拿那块表,一块在死人手上完好的拥有坚强脉动的手表,他想了很多,谷子地有了那块表,看时间就不是问题了,时间过去很久了兄弟们也不用等那个不知道什么时候吹响的集结号。兄弟们活生生得回去了,日后有暖的炕,暖的粥,暖的人。这都是往后的日子,那么多念头也许来不及转上一秒,现在摆在面前的是一块表,指针走动的那么生猛,烧刀子灌下去也不及它热烈。吕宽沟想,就是它了,于是一头扎出去,就再也没有回来。

  人人都觉得他不值得,为了一块表。吕宽沟百口莫辩,也没人听得到他说的话了。他指着那块表,响彻云霄的怒吼着,这是我的念想!这是我的念想!也没有人能够知道,甚或那块表。

  极限时间 通往罗马的道路

  在一切平静的物象下,所有事件的形成以道路的方式体现。罗马一家会计事务所的面试长龙,阳明山蜿蜒的山道,通往深海的水域,或者平滑如镜的坡面。彼时少女柯乃利亚还在她为她初萌的恋情羞涩,并不知道时钟背后就是坍塌的世界。少年拓海也一样,开着豆腐店的车稳稳当当地漂过大转角的山坡,和朋友们有一搭没一搭地调笑,视线追逐着心仪的女孩。雅克和恩佐还在探寻美人鱼的城堡,整块大海就是碧蓝的琥珀,史泰龙为了救回红岩知己和飞机失事的乘客,一个人爬山绝岭。

  彼时用一个美好的字眼就能概括,这只是一望无际道路的开端。

  再后来,再后来就到了此时。罗马城的时钟带着工业时代的勤勉和冷冽大步向前,事务所中的人们被掩埋在碎裂的建筑里。拓海终于带着计时精确的表开着装备精良的车,任何蛇形的道路对他来说都是儿戏,他荣升赛车界的王子,而他的公主却变成妓女离他远去。恩佐在一次潜水失误中将生命交给了大海,雅克护送他的灵魂走入海底的深处,在最后寂静的夜晚,雅克终于回到大海,他的灵魂他的欲焰,他永恒的无可匹敌的爱情。史泰龙是英雄,每分钟都是,下一分钟比上一分钟更加成功。时间只是用来承托他在天险面前的英明神武,一切都符合胜利者的形象:肌肉、雪地靴、登山的工具,和在冰冷的气候里走动正常的计时工具。

  那些小小的、精密的、细致的工具,比涌动的情感可靠,也比偶然的机会珍贵。它不断的累积,不断地消耗,相伴左右。

  游戏时间 惊天动地的一秒

  我们大多都想要当一次罗拉。墙上风格特异的时钟露出狰狞獠牙,怎么看也觉得刺激多余恐惧。罗拉快跑,我们都跟着她的步子赶着时间往前去拯救心爱的人,以及改变这个无法改变的时间。

  我们跟着罗拉,时间一到就扔下电话飞快的奔跑,时间就是剧情,11:43分的剧情可能是楼梯口,如果没有触发就没有事件。如果事件失败就会影响下一个时间。11:55分的剧情可能是罗拉的男朋友焦灼的盯着电话亭前面的时钟,想着下一分钟要如何忐忑不安的度过。而我们的女英雄罗拉依旧在奔跑,因为12:00还没有来到之前,她不能来到他的身边。总会有各种状况百出的险情在前方严正以待,第一次我们跟着罗拉一起绝望的倒地,以为就这样长眠不醒,但是时间突然又转了回去,一切从头开始。我们吸取了前一次的教训,等待着下一分钟会出现的剧情,然后换一个方法去解决。第二次依然失败,此刻的我们完全不再焦虑,一次又一次的锤炼只能使我们信心百倍,于是,时间倒回去,我们仿佛预言家般的对很多分钟之内的世界了然于胸,直到罗拉成功的打败boss赢来胜利的画面。

  撞倒人也没关系,走错路险也没关系,其实哪怕稍微出下轨都无需担心。我们在游戏里,扔下电话之后只要狗牙下的指针还在尽责的转动,我们都是安全的。不想要的过去统统可以丢弃,游戏的责任是让我们尽兴和皆大欢喜,游戏里的时间就是用来反复的修改和后悔。所以说,不要怕,影片开头那形状诡异气质凶狠的时钟不过是个讨人喜欢的噱头,它完全可能只是你们家圈养的长相凶狠其实性格绵软无比的猎犬。

香港时间 这一分钟,同那一分钟

  没有人真正做得成那一只鸟,就像她没有真正得到那一分钟。于是我们陪着张曼玉,等着倾国倾城的那一分钟,他说那是属于我们的,于是我们都十分十分感动。其实事实远远曲折,年深日久也探不得真假,假若张曼玉一心认定那是尖细的针,我们也只能乖乖地将手指伸出去,任由它刺的满手血。浪漫是不可违的。

  据说有人看了三百多遍。把所有的一分钟加起来,也不过数集肥皂剧的时间,真是得不偿失。所以看钟表的人都是傻子,张国荣故意把手表放在柜台上,指引着她去看时间,而他好整以暇地端详着她咫尺可闻的脸。年轻女孩天真的面相,柔软和洁净的皮肤,充斥夏天的烦躁和青春的不甘心。她看的是时间,他看的是她。

  周慕云和苏丽珍就迂回的多。前者不是浪子,后者做不了浮花。一对男女说年轻不那么年轻,说世故也没那么世故。毗邻而居,抬头低头眼角眉梢,突然就变成了戏。也许谁都说不上来是怎么起的草,就施施然被落笔。苏丽珍在办公室核算着时间,几点是老板和情人的约会,几点下班,几点见到周慕云,几时跟他说个清楚。镜头移过醒目的时钟,周慕云还在苦思冥想,一步踏下去就鱼死网破。要不要,要不要?到头来还是不要,那个钟里面的时间若是往回倒那么几千圈回去,他们还各自风华正茂,也许他会亲手把船票放进她手里。

  再后来,再后来到了未来,有一辆神奇的列车,里面的时间换算是这样不同,每个人都想回到2046,却在秘密和温暖的缝隙苦苦挣扎。这出戏很长,也许是潮湿的记忆,也许不过是痴人一梦。

  钟表迷们乐于孜孜不倦的探求明星们在电影里是何种配置,他们绝对的用了心,在层层的衣衫下窥见蛛丝马迹,马上和明星们代言的产品比对。《无间道》里陈冠希戴的AK的14000M,余文乐露出的有狗牙圈是黑色系的表盘应该是16610或者14060M,梁朝伟是卡地亚的代言人,《伤城》里面他就戴的是卡地亚的表。刘嘉玲戴的是黄金的浪琴。倪永孝的是白面的DAY-DATE金劳,陈道明的豪雅,刘德华的西玛……都是金贵无比,跟电影里争分夺秒的时间一样,也没有浪费投资商们的苦心。同样的,这样紧张的警匪片里也许容不下时间去展示珠宝首饰,却不能少了手腕间那块可浮华可端庄的表。恩,女人看一下婉约的浪琴,是时候去杀爱人的仇敌,男人看一眼霸气的豪雅,到时间风云决斗,年轻人还有时间玩弄花哨,中年人就应该沉稳和忧郁。全部都胸有成竹,因为他们在私底下早就对过了时间,这么名贵的东西,从来不会走错。

好莱坞时间 钻石在丝绸上苏醒

  谁让那些明星们是时尚的楷模呢,杰森伯恩即使背负着数条人命,面临几方的追杀,却仍然风度翩翩游刃有余,一身的名牌包括腕间潇洒的豪雅林肯,谋杀着银幕内外无数芳心。关键时刻又可以用来做脱身的道具,修饰和服务一举两得。除了坚定他的光辉形象,顺便给剧情提供了有理有据的推进。

  还有《史密斯夫妇》里戴在美人安吉利娜朱丽手上纤细的Tissot(天梭)触摸式腕表,不仅仅长相精致,而且只要指尖轻触表盘就能启动气压计、高度计、多功能计时、指南针、温度计,完全符合这一对夫妻的恋爱方程式,又眩目又时尚。远观赏心悦目,近看波澜壮阔。

  他们虽然不是贵族,但享受着相同的权利,越是堆积的华丽越招人喜欢,他们自己也知道,不遗余力地往身上网罗。

  很久之前就有不识趣的科学家在那里论证,詹姆斯邦德风靡全球的那些行为在科学上没有依据,包括他一身的精良装备,腕间的手表不仅仅在于装饰他的风流倜傥,关键的时候它是救命的线,传输资料的电报打字机。可以释放激光的排氦阀和一个遥控水雷起爆装置,可以发出强光的表盘,表壳内飞出的抓钩……可以说,只要詹姆斯邦德还没有从好莱坞的银幕上退隐,欧米茄的海马系列就永远拥有最良好的宣传平台。没有人介意这只是一种聪明的广告,而欧米茄自然名利双收。

  台北时间 唯恐夜深花睡去

  小康手里带着父亲记忆的那块旧表,硬被陈湘琪买走带到巴黎。他沉默寡言了很久,突然对离去的女人动了感情。跟他刻意调慢的时间一致,他的情感初潮也姗姗来迟,等到中意的人走到了力不可及的地方,才伸手去捞镜花水月。

  蔡明亮在《你那边几点》里把时间用到极致,每个人都无法逃出生天。很多人看了以后不喜欢这样漫长的镜头和琐碎的动作,几乎也没有语言。也有人看了哭,花了很长的时间去体悟,慢慢的眼泪渗到膝盖以下,才知道时间作为孤独的矛尖,是如何的无坚不摧。

  但很少人似小康,他一方面懦弱的几乎要成为城市的阴影死去,一方面却执拗的追回他的时差。巴黎和台北,七个钟头。他把身边的时间全部更改,包括自己的作息,全部跟千里之外的女人一样。然后他依着时钟盘面清晰的指向,在黎明到来的时候酣然入眠。在小康时光里的台北市,应该是这样带着微弱惶恐的思念和自怜,成为巴黎独自的旅行者。小康是世纪末最后的勇士,孤军奋战,用时间的盾抵御着时间的矛。

  周而复始,人微弱的反抗,童年瓦解症,孤独的女人和孤独的男人,没有机会在一起,两个人因为孤独而动了感情,因为感情而倍加孤寂。与此相比都是徒劳,片末的时候像是小康死去父亲的人,依着那块招魂的表来到陈湘琪的巴黎,还有《四百击》里的Jean-Pierre。他们在相同的时间里寻找各自存在的依据,然后发现生命是这样的接近和远离。

  大概这就是影片想要的效果,简单,重复,六十秒之后是一分。任何繁复的钟,做工如何的华丽,走动无限流畅,也只能是这样的几根针,散落一地的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十一十二。拾掇不动,散落又可惜。

  在钟表中有重要的一环被称为擒纵机构,所有精密复杂的原理其实来自于最直白的结构。铺陈转流这些简单的轮、叉、盘、钉、弹簧,于是万物有了界限,从界限的悲哀及欣喜之处,你看了哭,哭了笑,笑着睡过去,梦中醒来。日界线西,拉开了名叫人约黄昏后的缱绻画卷,日界线东,夜雾才散去,露出半张我欲同你讲述的脸孔。天涯海角,生老病死,所有的故事都避不过那几根指针的洗刷。而世间风波,只管一变再变。

爱表网微信小程序 / 微信分享

(文:爱表网52watch.com/lange)